然於今,則更是常常用於形容都市日新月異的發展。對我來說,則生了這樣的疑問:都市是因眾多高樓大廈而被冠於繁榮;亦或是隨了不斷增多的人口湧入都市而被美名為繁榮。城市化工業化真真的推動了繁榮的誕生嗎?惑之甚矣,吾上下求索,皆未得矣。
今日,我乘車往滬。車上人數之稀疏為吾至今所見之至少也。或許是近於年關所致,眾多人群大都由北上廣等繁華之地返回久違的故地,可謂歸心似箭呀。中國人歷來對新年尤為重視,其深厚的文化底蘊,深深地烙在了每一個中國人的心底,並將持續不斷地延續下去。
團圓的觀念可謂是深入人心我清晨4時左右即起床,縱然有十萬分的不願意,也迫於無奈,今朝即要踏上歸程。吾平素不喜棉衣,覺其厚重,臃腫不堪,於是甚惡之。今早在爺爺的勸說下,穿上了約一星期前所帶棉衣。
即使如此,開門的刹那,只覺寒風拂過,頓時身體不住的顫抖,瑟瑟地蜷縮一團仍無法抵禦其寒。天上星子亦閃爍著清冷的光芒。讓人只覺其寒。於是吾盡歎:冬深矣。無論人如何能禦寒,或許總會屈服於冬的權柄之下吧。縱然國王也亦與常人無異吧!
我在車上,全神貫注於車窗外天邊的一抹紅暈,想像著紅日緩緩升起的圖景,腦海中呈現出昔日中學時代的一篇課文,是介紹大文豪福樓拜每日準時看日出,享受平時忽略的美麗。我又聯想那些花費大把時間前往泰山,黃山的芸芸眾生們,只為一睹旭日的初升,過矣,平凡的生活間我們就能享受到這份平淡溫暖的驚喜。
對我來說,在車廂內觀看日出實是人生一大快事。車窗的濛濛水汽把點點光芒放大,頃刻,繁榮的光彩便在眼睛前滿溢了。直流到心坎間,心田暖暖的。看著這份濃烈並不刺眼的紅漸次變為晶瑩尖銳的光。由於冬日,儘管發光,但並不灼人眼球,反而更增添別樣令人陶醉的美。我在心裏已把這幅景象定義為繁榮。

文章標籤

全站熱搜

美容达人的空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