後來我給男友繪聲繪色地描繪我一副“鄭成功南下”的樣子挖下水道,我只是想炫耀,我是一個氣壯山河的妹子。男友根本沒領會我的初衷,自顧自地接我話茬,“你們怎麼不把下水道上面那層網砸開,省得下次再堵住。”
“你覺得一個女孩子該幹這種事情嗎。”我氣嘟嘟地問。
“這還要還分男女?掏得了下水道,也要會砸下水道!”
我一肚子火大,不過轉念一想,這世上,好像除了男女衛生間這種事兒,從沒一件事貼著標籤必須由男人來代勞。哪怕是髒活累活。
後來在反思中覺得,自己大抵是活得太驕傲了。社會的期待裏,“你要做一個風雅浪漫的女孩子。”卻忽略了從小被教育的,“你要做一個能做力所能及的事情的人。”
之前我手機被小偷偷走又現場抓住的那次,沒有監控視頻作證。只有三個圍著黑色紗巾,眼睛深陷的留學生女孩兒在現場。
我和男友後來去找這三個留學生女孩兒作證的時候,女孩兒正在給自行車搭鏈條。滿手油問我該怎麼幫忙。
男友趕緊過去蹲在自行車旁,說“我來我來。”我也急忙從包裏掏出幾張紙巾遞過去,讓女孩兒擦擦手。
那個搭車鏈的女孩滿臉狐疑,她不明白為什麼一定要男友幫她,做這件她自己就能很順利做好的事情。
在我和男友的認知裏,倒也不覺得姑娘不該搭鏈條,只是有男生在場的時候,這個活就該交給男生。不管這自行車是誰的。
留學生女孩還是執意自己搭上了。然後用不是母語的英語,磕磕絆絆告訴我倆,“我的手已經髒了,再弄髒你的手,這樣不好。”
高中時和一個膚白貌美的姑娘同寢室。
姑娘的臉像剛成熟的桃子,讓人看了就開始意淫咬一口的爽快。姑娘從小便被人誇作漂亮,想必自己也暗地裏沾沾自喜。驕傲得不能自已。
 

文章標籤

全站熱搜

美容达人的空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